凤凰平台

【听涛】第九期:那个属于金州的时代(下)

【听涛】第九期:那个属于金州的时代(下)

时间:2020-08-19 17:21:02 来源:中国水网

导语:2008金融危机给金州带来沉重打击,同时金州环境战略未能及时调整,内部管理方面存在问题,导致金州错失多个机遇。再加上2017-2018,资本市场重新审视环保行业,外部形势变化再一次给金州带来挫折。回顾金州历史,致敬金州,致敬盗火者。

如果说金州的成长是因为大势所然,金州的困境也是大势所然。

金融危机带来致命打击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发生,对金州的打击是致命的。因为金州曾经完成了环保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私募,1。5亿美元的美林的资金。遗憾的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美林破产了。美林的股权被别人接手了,变成了债权,因为不能上市以后断绝了资金的再融资。金州项目融资大量的需求变成了力不从心,因此蒋总丧失了金州资产部分的控股权。

我客观地讲,2008年之前,我们民营企业的龙头就是金州。2008之后,龙头的地位由桑德替代了。再之后,我上次说到,我们民营企业的龙头实际是博天,我们一直有一个龙头。

但金州的跌倒,它已在龙头上很难下来。金州无论是在水务领域还是固废领域,都曾经是名列我们行业十大影响力企业。但是2008年后,这一次挫折,金州的资金已经跟不上第一梯队的扩张速度。但是蒋总心态上没有把自己当成第二梯队的公司,依然在第一梯队公司的心态上,曾经沧海难为水,很难下来,这种心态,造成了扩张的面仍然非常宽。除了水、固废传统领域之外,又涉及到新能源,包括鸟巢等等,有些不是我们环保行业的这种需求,也在不断的扩张之中。因为这种神一样的公司很难简单下凡,如果不能在心态上下凡,能力上又下凡了,其实会造成一种错位。这种错位一点一点地把金州的资产、品牌、人才在吞噬,其实金州就像一头曾经非常壮大的骆驼,一天天的消瘦。

致敬与追问

我们之所以在这个背景之下,在金州并不是经营很好的情况下,我们要谈谈金州,一个是我们代表行业,代表E20,向金州,向蒋超这样的企业、企业家发自从心里的致敬,他们就像是普罗米修斯,盗了火种,到了人间一样,没有他们的开拓,环境产业没有今天这样的发展。

所以我说,第一我们怀着一种敬意,我想很多人在金州工作过、联系过,有感情,相应地有很多的记忆。我也希望大家能够向蒋总、向金州表现一种敬意。

第二个方面,我也想总结一些金州在这个背景之下,这么红火的有生命力的公司,怎么会在一个12年,也是在鼠年,2008年,现在是2020年,鼠年可能是有点,坎坷的年。2008年,我们有地震,虽然有奥运会,2020年,迎来了这么庞大的疫情,对每个企业每个人都是一种冲击。我们在12年之后,来重新看一下金州在这个背景之下第一次跌倒,它其实完全由很多的机会,再起来。

内部战略、管理与外部大势

2008年到2018年,或者2017年,是中国环境产业最迅猛增长的十年,我认为是黄金十年,这十年开始有了碧水源的上市,有很多后发优势的(企业),包括博天,都是在后来成立兴起的公司。我们不断拓宽了我们的服务领域,每个领域都成长出了几家甚至更多的领跑的上市公司,但金州没有抓住,一个都没有抓住,就因为它手伸得太长了。原来它是一个面儿很宽的公司,如果真的配以百亿级的收入,大量的资金,它是成为一个可以跟北控、光大媲美的一个大的环保公司。遗憾的是,资金链断了,没有及时调整,它依然按照这样的战略步骤去进行扩张,实际上造成了力不从心,力不从心就一个都没做好,其实每一个点都可以成就金州的再上市。甚至当时它的三个公司都有不凡的表现,像建工金源这样的公司,其实后来走向了分离,因此孵化出了中持环保,有了自己的上市路径,而且现在是行业著名的力量。许国栋许总原来也是金州系重要的一员大将,实际上他是一个帅才,带领中持走向了一条新的路。其他的(公司),太平洋,去年实际上遭受了最大的挫折。他们三大公司其实都没有跟上当时我们市场的需求。

所以我说第一个问题就是在能力跟不上的时候要及时调整战略。战略不能及时调整造成了过宽的战略,拖累了集团的支付能力和支撑能力。

第二个金州虽然是个大公司,我以前说过,它像一个大的小公司。

虽然公司体量很大,过百亿的收入,但是合并报表来的,每个经营主体是下沉的,集团的管控能力并不够。在一个顺风顺水的黄金期,集团能够带着大家一块成长,如果集团上市了,三个公司都会有很好的发展,一旦集团受挫,各个二级经营主体就会面临压力和膨胀。所以,没有一个很强的集团管控,也是金州造成了后面战略性不能落地。虽然蒋总意识到了很多战略不合适的地方,但他已经没有能力对自己的二级公司产生有效的持续的正确的战略调整,错失了很多的机遇。这跟他的管理有很大的关系。

第三个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大势的影响,金融危机的影响。

2008年之后,有很多战略性的错误,但仍然没有倒下,之后还有了跟北控合作的机遇,也有了跟东湖高新的战略合作的机遇。其实就是因为我们行业的大势仍然在,它仍然可以看到很多东山再起的机遇,而且资本人也相信这个发展。2017年,是个转折点。2017年,资本市场开始对环境产业重新看待。上次我说了,我们环境产业2017年,2018年,从仙界下凡了,从平均50多倍的PE,整个跌回了外行业的平均PE,跌回到20多倍的PE。这个资本的落差让我们很多体质弱的环保公司产生了虚脱,金州就是一个。其实2018年之后,金州雪上加霜,本来就没有很好地完成战略转型,在这种战略性的调整之下,这种PPP的风暴之下,我们很多的民营企业,包括金州在内,受到了进一步的打击。现在它是一个相对困难的时期。

企业的真正价值

我想补充一点,金州之所以错过了好多的机遇,因为跟哪儿跌的跟头,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蒋总一直认为,资本市场是企业发展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所以花了大量的力气,再去做那个融资,对业务的不重视,对客户的藐视,或者说忽视,一定程度上没有把它的优势发挥,而在劣势上进行行走。这就造成后面丧失了好多的机遇,其实蒋总是一个非常有市场头脑,非常有战略眼光,实际适合跟客户在一起的一个老总。金融反而是他的短板。最终也没有在金融上真正形成补位。企业的价值不是算出来的。企业的价值最终是在客户那里创造出来的。当你为客户创造价值,企业才会有增长的空间。

观点总结

今天我们在这里对金州的分析,我也希望大家能看到我想阐述的几个观点:第一个,一个企业的发展离不了外面的行业的形势,第二个,一个企业的战略要跟你的核心能力、核心的供给,要匹配。一旦不匹配,实际上是很难完成发展的。第三个我觉得要有及时的调整,这个调整、变化,金融周期的变化,有周期性。行业里每一个项目,每一个发展都是长期性的,尤其是投资项目,我也不主张,轻资产的没有资产能力的民营企业,其实金州本质上是个民营企业,它形式上是个外资,它并不同于真正的外资企业威立雅、苏伊士,是国际500强企业,它的骨子里其实是个民营企业。一个民营企业在战略的选择上,要有一个适合自己的跑道,我觉得民营企业应该更加倾向于完成自己的技术、服务。

在这个录制的最后,我也是刚才说了,我也希望我们这个行业共同致敬金州,致敬蒋总,感谢金州和蒋总一路走来为我们带来的点点滴滴,为我们带来的精神的物质的财富。另外我也在呼吁,在蒋总最困难的时期,其实行业里头,如果有能力给蒋总一些援助,这些援助具体是什么,可以再联系。也希望,所有的先行者们,所有为行业做出贡献的盗火者能得到一个很好的归宿。

谢谢大家。

栏目简介:

《听涛》:E20环境平台首档视频栏目。

以个人视角来叙述环境产业里的主流企业,评价企业领袖人物,讲述企业发展故事,梳理产业脉络,揭示发展规律,启发产业同行。

主讲人:傅涛

E20环境平台董事长、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长;清华海峡研究院生态中国创新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兼职教授;《两山经济》、《环境产业导论》作者。

栏目定位及形式:知识类视频节目

4月13日起首播,每期时长10分钟左右;

后期还将推出关于环境产业发展历程、趋势的系统内容,以及对当下热点话题的深度剖析。

傅涛亲自讲述,依托E20环境平台20年来和环境产业的同行发展,及其本人20年来的深入研究及实践,无论是宏观政策还是微观企业,无论是公开资料还是私人交往,均信手拈来,并融入自己独特的观点。

分享到:
837 2020-08-19 17:21:02

【听涛】第九期:那个属于金州的时代(下)

视频来源 中国水网 视频分类 综合,会员单位,傅涛,E20演播厅

导语:2008金融危机给金州带来沉重打击,同时金州环境战略未能及时调整,内部管理方面存在问题,导致金州错失多个机遇。再加上2017-2018,资本市场重新审视环保行业,外部形势变化再一次给金州带来挫折。回顾金州历史,致敬金州,致敬盗火者。

如果说金州的成长是因为大势所然,金州的困境也是大势所然。

金融危机带来致命打击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发生,对金州的打击是致命的。因为金州曾经完成了环保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私募,1.5亿美元的美林的资金。遗憾的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美林破产了。美林的股权被别人接手了,变成了债权,因为不能上市以后断绝了资金的再融资。金州项目融资大量的需求变成了力不从心,因此蒋总丧失了金州资产部分的控股权。

我客观地讲,2008年之前,我们民营企业的龙头就是金州。2008之后,龙头的地位由桑德替代了。再之后,我上次说到,我们民营企业的龙头实际是博天,我们一直有一个龙头。

但金州的跌倒,它已在龙头上很难下来。金州无论是在水务领域还是固废领域,都曾经是名列我们行业十大影响力企业。但是2008年后,这一次挫折,金州的资金已经跟不上第一梯队的扩张速度。但是蒋总心态上没有把自己当成第二梯队的公司,依然在第一梯队公司的心态上,曾经沧海难为水,很难下来,这种心态,造成了扩张的面仍然非常宽。除了水、固废传统领域之外,又涉及到新能源,包括鸟巢等等,有些不是我们环保行业的这种需求,也在不断的扩张之中。因为这种神一样的公司很难简单下凡,如果不能在心态上下凡,能力上又下凡了,其实会造成一种错位。这种错位一点一点地把金州的资产、品牌、人才在吞噬,其实金州就像一头曾经非常壮大的骆驼,一天天的消瘦。

致敬与追问

我们之所以在这个背景之下,在金州并不是经营很好的情况下,我们要谈谈金州,一个是我们代表行业,代表E20,向金州,向蒋超这样的企业、企业家发自从心里的致敬,他们就像是普罗米修斯,盗了火种,到了人间一样,没有他们的开拓,环境产业没有今天这样的发展。

所以我说,第一我们怀着一种敬意,我想很多人在金州工作过、联系过,有感情,相应地有很多的记忆。我也希望大家能够向蒋总、向金州表现一种敬意。

第二个方面,我也想总结一些金州在这个背景之下,这么红火的有生命力的公司,怎么会在一个12年,也是在鼠年,2008年,现在是2020年,鼠年可能是有点,坎坷的年。2008年,我们有地震,虽然有奥运会,2020年,迎来了这么庞大的疫情,对每个企业每个人都是一种冲击。我们在12年之后,来重新看一下金州在这个背景之下第一次跌倒,它其实完全由很多的机会,再起来。

内部战略、管理与外部大势

2008年到2018年,或者2017年,是中国环境产业最迅猛增长的十年,我认为是黄金十年,这十年开始有了碧水源的上市,有很多后发优势的(企业),包括博天,都是在后来成立兴起的公司。我们不断拓宽了我们的服务领域,每个领域都成长出了几家甚至更多的领跑的上市公司,但金州没有抓住,一个都没有抓住,就因为它手伸得太长了。原来它是一个面儿很宽的公司,如果真的配以百亿级的收入,大量的资金,它是成为一个可以跟北控、光大媲美的一个大的环保公司。遗憾的是,资金链断了,没有及时调整,它依然按照这样的战略步骤去进行扩张,实际上造成了力不从心,力不从心就一个都没做好,其实每一个点都可以成就金州的再上市。甚至当时它的三个公司都有不凡的表现,像建工金源这样的公司,其实后来走向了分离,因此孵化出了中持环保,有了自己的上市路径,而且现在是行业著名的力量。许国栋许总原来也是金州系重要的一员大将,实际上他是一个帅才,带领中持走向了一条新的路。其他的(公司),太平洋,去年实际上遭受了最大的挫折。他们三大公司其实都没有跟上当时我们市场的需求。

所以我说第一个问题就是在能力跟不上的时候要及时调整战略。战略不能及时调整造成了过宽的战略,拖累了集团的支付能力和支撑能力。

凤凰平台第二个金州虽然是个大公司,我以前说过,它像一个大的小公司。

虽然公司体量很大,过百亿的收入,但是合并报表来的,每个经营主体是下沉的,集团的管控能力并不够。在一个顺风顺水的黄金期,集团能够带着大家一块成长,如果集团上市了,三个公司都会有很好的发展,一旦集团受挫,各个二级经营主体就会面临压力和膨胀。所以,没有一个很强的集团管控,也是金州造成了后面战略性不能落地。虽然蒋总意识到了很多战略不合适的地方,但他已经没有能力对自己的二级公司产生有效的持续的正确的战略调整,错失了很多的机遇。这跟他的管理有很大的关系。

第三个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大势的影响,金融危机的影响。

2008年之后,有很多战略性的错误,但仍然没有倒下,之后还有了跟北控合作的机遇,也有了跟东湖高新的战略合作的机遇。其实就是因为我们行业的大势仍然在,它仍然可以看到很多东山再起的机遇,而且资本人也相信这个发展。2017年,是个转折点。2017年,资本市场开始对环境产业重新看待。上次我说了,我们环境产业2017年,2018年,从仙界下凡了,从平均50多倍的PE,整个跌回了外行业的平均PE,跌回到20多倍的PE。这个资本的落差让我们很多体质弱的环保公司产生了虚脱,金州就是一个。其实2018年之后,金州雪上加霜,本来就没有很好地完成战略转型,在这种战略性的调整之下,这种PPP的风暴之下,我们很多的民营企业,包括金州在内,受到了进一步的打击。现在它是一个相对困难的时期。

企业的真正价值

我想补充一点,金州之所以错过了好多的机遇,因为跟哪儿跌的跟头,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蒋总一直认为,资本市场是企业发展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所以花了大量的力气,再去做那个融资,对业务的不重视,对客户的藐视,或者说忽视,一定程度上没有把它的优势发挥,而在劣势上进行行走。这就造成后面丧失了好多的机遇,其实蒋总是一个非常有市场头脑,非常有战略眼光,实际适合跟客户在一起的一个老总。金融反而是他的短板。最终也没有在金融上真正形成补位。企业的价值不是算出来的。企业的价值最终是在客户那里创造出来的。当你为客户创造价值,企业才会有增长的空间。

观点总结

今天我们在这里对金州的分析,我也希望大家能看到我想阐述的几个观点:第一个,一个企业的发展离不了外面的行业的形势,第二个,一个企业的战略要跟你的核心能力、核心的供给,要匹配。一旦不匹配,实际上是很难完成发展的。第三个我觉得要有及时的调整,这个调整、变化,金融周期的变化,有周期性。行业里每一个项目,每一个发展都是长期性的,尤其是投资项目,我也不主张,轻资产的没有资产能力的民营企业,其实金州本质上是个民营企业,它形式上是个外资,它并不同于真正的外资企业威立雅、苏伊士,是国际500强企业,它的骨子里其实是个民营企业。一个民营企业在战略的选择上,要有一个适合自己的跑道,我觉得民营企业应该更加倾向于完成自己的技术、服务。

在这个录制的最后,我也是刚才说了,我也希望我们这个行业共同致敬金州,致敬蒋总,感谢金州和蒋总一路走来为我们带来的点点滴滴,为我们带来的精神的物质的财富。另外我也在呼吁,在蒋总最困难的时期,其实行业里头,如果有能力给蒋总一些援助,这些援助具体是什么,可以再联系。也希望,所有的先行者们,所有为行业做出贡献的盗火者能得到一个很好的归宿。

谢谢大家。

栏目简介:

《听涛》:E20环境平台首档视频栏目。

以个人视角来叙述环境产业里的主流企业,评价企业领袖人物,讲述企业发展故事,梳理产业脉络,揭示发展规律,启发产业同行。

主讲人:傅涛

E20环境平台董事长、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长;清华海峡研究院生态中国创新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兼职教授;《两山经济》、《环境产业导论》作者。

栏目定位及形式:知识类视频节目

4月13日起首播,每期时长10分钟左右;

后期还将推出关于环境产业发展历程、趋势的系统内容,以及对当下热点话题的深度剖析。

傅涛亲自讲述,依托E20环境平台20年来和环境产业的同行发展,及其本人20年来的深入研究及实践,无论是宏观政策还是微观企业,无论是公开资料还是私人交往,均信手拈来,并融入自己独特的观点。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yhep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

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投注 秒速赛车网站 pk10彩票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计划 秒速赛车注册 秒速赛车下载 快3平台 秒速赛车登陆